历史咨询

宿迁制秤人蔡佩宏:斤两之间都是良心_社会频道_东方资

发布日期:2020-08-31 05:30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“一把好的木杆秤即使历经岁月的打磨,其精度、准确度也依然不会改变,正如人的诚信品质,相伴终生。”蔡佩宏说,刨杆要平、要直,做刻度的时候也很有讲究,要经过周密的计算和娴熟的手艺,稍不留神就会出错。

“刨杆、量尺寸打孔、铁皮包头、安装秤刀、校秤、画斤两标线、钻星眼、镶星……这几十道工序下来,一把杆秤没有3个小时以上做不来。”蔡佩宏制秤,讲究认真、细致,无论是开始的木料选材、刨秤杆、打磨,或是中期的包秤头、定位重点、定位前后支点,还是收尾工作的校秤,蔡佩宏都会做得一丝不苟,毫不含糊。

曾经,蔡佩宏也遇到过心术不正的商人向他定制一杆小秤(短斤少两的秤),被他一口回绝了。“我们要做良心秤,刻度一点都不能差,道德操守绝对不能沦丧。”在蔡佩宏的内心,杆秤不仅可以称出物体的重量,还可以“称”出一个人良心的好坏。

蔡佩宏制的杆秤

“我父亲对我比较严格,每当我做得不认真,甚至稍微有些瑕疵时,他都会用秤杆揍我,那一下打在身上,立马就长了记性。”蔡佩宏说,制秤人绝不能因操作失误而让秤缺斤短两。后来,他一直在幸福路上摆摊做生意,因为蔡佩宏制出的秤都很准,为他积累下了良好的口碑。

在这个电子秤、弹簧秤等计量工具广泛应用的年代,老式的杆秤似乎只能在街头小贩那里才能偶尔看到。不时还能有顾客前来购买两三把,这就是蔡佩宏一直坚持制杆秤的原因。

蔡佩宏在制杆秤

“你这杆秤咋卖的?”

“如今来买秤的人很少,年轻人基本不会来光顾,甚至有些年轻人都没见过这种秤,大伙都喜欢用电子秤,方便又快捷!但是还有许多老人,他们不太会使用电子秤,还是认准我这门手艺,会来关照我的生意,隔三差五,我还是能卖出些秤的!”蔡佩宏略带遗憾,却又无比骄傲地说。

“我至今还记得,那个时候有一个计量管理部门,每一位制秤人都得经过考试,拿到合格证才能制秤出售。”蔡佩宏说,得益于父亲的悉心教导,17岁那年,他便考取了合格证,可以摆摊卖秤了。后来,他也将这门手艺传给了自己的大儿子,可惜,他只干五六年,便转行做其他生意了。

“我们家从父辈就制杆秤,兄妹4人都会,但现在只剩下我这个老大还没有丢掉这门手艺。我是15岁那年辍学回家开始做学徒的。我父亲的制秤手艺是从他的舅舅那儿学的。可以说,这是家传的手艺了。”蔡佩宏笑着说,在那个年代学徒首先要到师傅家干一年的活计,考察完人品之后才传授手艺,一般三年才能出师,而他两年便出师了。

“我有两儿两女,他们早就成家立业了。平时,他们也时常劝我放下这份活计,可我不愿意。一方面,可以消磨我的闲暇时光,另一方面,我总觉得只有人需要杆秤,我就应该一直做下去。”与众多手艺人一样,谈起传承,蔡佩宏一脸不舍,他常常会想起上世纪八十年代那会儿,杆秤是多么地红火呀,一些老顾客都需要“预定”才能买到,那时候,全市有六七十名制秤人,如今,会这门手艺的人已经不多了,也没人愿意学,觉得没有市场了。

曾几何时,杆秤是走街串巷、集市摆摊商贩们买卖交易计量必备的工具,杆秤也是最好卖的商品之一。因为有了制秤的手艺,蔡佩宏自小的生活质量就比一般人家好一些。“我年轻那会儿,因为有了这门手艺,对象都好找了。”蔡佩宏说。

“每个人心中都有一杆秤,我用我的手艺给大家带去‘公平’,带去方便,我觉得值。或许,等到我做不动的那天,我家的这门手艺可能就要失传了。”蔡佩宏布满皱纹的脸上,此时扬起一脸期待,他说,秤杆上的手艺,秤杆下的良心,真希望能一代代传下去……

8月28日早上8时许,阳光正好、微风不燥。市区鱼市口路上一个沿街小店内不时传出“叮叮当当……”的声音,熟悉的人都知道:蔡佩宏又开始制杆秤了。

宿迁网讯(记者 仲文路 见习记者 陈瑾)秤,是天地之间称“良心”的物件,老百姓日常生活中最能代表公正公平的物件就是杆秤,因为它不偏不倚,有多少就多少。俗话说:人心是杆秤,斤两自分明,这就要求做秤之人必须得有颗公正、淳厚的心,在宿迁,就有这么一位匠心秤人,他叫蔡佩宏。

眼前这个布满了坑坑洼洼小洞的桌子就是蔡佩宏的工作台,桌子上摆满了一大堆工具、配件,墙上整齐有序地悬挂着一杆杆大大小小、做工精细的木杆秤。戴着老花镜,71岁的蔡佩宏弯着腰坐在工作台前,这个姿势往往一天能保持六七个小时。

“你手里那是10公斤的,35元一把。”

Power by DedeCms